干劲满满的啦!(头像也斗志满满的!才怪!)

大学竟然比我们高中还严....蛋疼,而且好不容易回了趟家,有wifi就是爽....

这才是小说!这样的文笔!这样的剧情!这样的通顺让你沉迷!

再看看自己写的那是什么玩意!

看来我得停笔,梦做做就算了,要是我再不改变有点就写点的习惯,那么就真的没什么长久发展了。

教练!我想写文!

[FATE/士弓]搜寻者(10)

(10)


“所以说,你又和Archer吵架了?”凛欠身看着士郎,但是只是对方嘟囔着“都是Archer的错,谁让他总是那样。”


凛挑眉看着他,然后猛的长叹了一下,背过手很快就走到了卫宫士郎的前面。


“啊啊,真是的,像个笨蛋一样。”凛大声的说道,“我为什么非得摊上这么个队友,凛啊凛,这个可是远坂家的劫难啊。”


“什么啊,凛!”卫宫士郎快步追了上去,但是只是得到了凛略微有些生气的侧脸,“你怎么了?突然.....”


“只是心情不好而已,但确实很突然。”Saber...

[FATE/士弓]时空旅人(第一部分)01

时空旅人


第一部分:动画版UBW  


(1)


第一次的时空跳跃让卫宫士郎的胃有些不大适应,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差点摔倒,幸亏Archer反应迅速的接住了他,但是就算再厉害的Archer也没办法帮助士郎那个被跳跃到扭曲的胃,直到Archer找到了一个住处,士郎也没有恢复过来。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脆弱啊。”Archer为了让士郎更加舒服点,做了些粥。虽然士郎没有任何胃口,但是为了不让Archer那么担心,还是喝了下去。但是没想到真的很有效,胃暖暖的,很快就平复了士郎有些不舒服的胃。


“大概是没有适应被突然召唤到不同的地方吧。”士郎的脸色明显...

话说四代的Saber和五代的Saber真是不太一样啊...

大概是因为五代的Master总体的年龄偏低吧,我以为她还会像四代时那样“我敬你是条汉子”之类的,大概是因为我看fate时就是把Saber那样定位了。(吾王还真是美啊。)


如果Master换为了凛,那么Saber的战斗力到底是怎样等我提升?能单独打掉Berserker几条命呢,因为ubw是后期,根本看不出怎样的提升啊....


嗯,和爱丽供应的战斗力差不多吗?那么不靠Archer的话,一条命总是能弄掉的吧,我这个人对这方面没有什么基本的概念啊....有些烦恼。

[FATE/士弓]搜寻者(9)

打卫宫士郎的时候竟然打成了五谷杂粮。


(9)


本来吃完早饭是马上要去找伊利亚的,但是因为凛说要补充一点宝石,便跑回了家,外加Saber一起,所以士郎也趁着凛不在的时间里跑到仓库去训练了下自己。至于Archer,他不太想管士郎的事情,毕竟他也没有过来找他。


不过训练并没有正常的进行,虽然感觉自己的魔力是有些增长,与Archer的连接也十分正常,至少没有再次出现过联结。但是自己几次同调都没有成功,虽然本来以前就没有成功过,但是这次不太一样。


有些感受不到,抑或说是,自己似乎受到了损伤。


他捏了捏自己的肩膀,感觉突然很累。


大概是,因为自己,还是没有真正的意义上帮...

终于把名字凑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FATE/士弓]时空旅人(1)

[文前的碎碎念....果然如果是正剧的话,还是按照自己想来的套路最好呢....一开始要是选择孤惩来更的话大概能更好想象接下来等我发展吧....结果,我在搜寻者的路上成功的卡住了...先来点轻松愉快的发发吧,本来是想要等更结束在慢慢来的,但是更文不等人啊!]


时空旅人


是archer和士郎正式在一起了之后,两个人被圣杯赠送了空间旅行,到个个空间旅行的事情呢。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敲设定!

※士郎和Archer已经在一起啦!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反正就是在一起啦!

※因为在一起啦!所以肯定不是任何官方的世界喽,不过会去官方的世界溜达的。

※Archer的原Master是凛,士郎的Servant...

[FATE/士弓]搜寻者(8)



出去玩了,结果就把想要努力更文的想法打消了好大版呢~还真是个没毅力的家伙啊(这个家伙不就是你吗!)


写着写着又想强调一下设定了呢。


※archer虽然和士郎同样都参加过圣杯战争,但是遭遇是不同的,所以archer并没有办法预测士郎会遭受到什么。

※我只是个动画党,并没有玩过游戏,人物什么的都是根据百科拼凑和动画的印象来写的。我记得美缀似乎说过士郎从来不笑的设定呢,但是我在文中已经改成了遇到archer就很经常会笑的设定了。

※saber的设定,变成了彻底的吃货了,抱歉。

※虽然大家其实都应该很清楚了,但是我仍要说一遍就是因为我不说就感觉会有设定上的冲突!所以抱歉前面竟然废话一大堆!...

[FATE/士弓]搜寻者(7)



作为只在深夜里码字,只在深夜里更文的我!


这次的字数是多是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以前我更多少!我感觉好像少了!


顺便一说,浮生梦推荐的软件!真的很好用!谢谢!


(7)


黑夜的东木男校有些阴森,大概深夜的学校都是这样的吧,不过现在的东木男校,不仅仅是阴森。所围绕他的更是一种难以察觉的恐怖。似乎有什么无形的恐惧围绕着卫宫士郎,他打了个冷颤,然后看向远坂凛。


他挺佩服远坂凛的,无论在哪方面,在自己知道这号人的时候,就很佩服她。漂亮,优雅的大小姐,学习优秀,长相完美,对人礼貌,还很有钱。不过并没有怎么接触过。现在的接触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你是干什么,卫宫士郎?...

[FATE/士弓]搜寻者(6)

乐云用的我蛋疼,不知道是我手机的事还是软件本身的事,就是在换行的时候只要手一动屏幕,可能会换到其他的段落。结果我现在用邮箱来写...


谁能来给我推荐个写文的软件(手机用)最好还能记数.....


(6)

“藤姐她生病了,所以最近没办法来了。”卫宫士郎面露难色,正打算说服藤村最近几天不要过来蹭饭的时候,藤村主动打过来电话说这几天无法过来,让他去放下心来。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不让藤村过来。


然后他就很不情愿的走回了客厅,那里坐着同样很不情愿的Archer。因为他通知完了之后,就证明着谈心时间到了。没错,就是士郎和Archer两人都极其不愿意的,被凛逼着的谈心时间。不过比...

[FATE/士弓]搜寻者(5)

喜闻乐见开头废话。

想让节奏快一些,但是还是没办法只能不紧不慢的进行我真的快哭了,想让剧情没有一些节奏上的矛盾,如果大家有发现,请务必留言纠正我。[跪地]


(5)


“什么?我,我没有输送,魔力?”卫宫士郎有些迷茫,远坂凛咬了咬牙,感觉自己似乎搭上了一个奇怪的队友。她没有回答卫宫士郎的问题,只是摆了下手,Saber就像是领会了什么似得走了过来。


“请把Archer交给我吧,我可以帮助他。”Saber微笑到,卫宫士郎点了点头,“但是他和我已经被这个连接了...”


“没关系的。”Saber接过已经没有意识的Archer,“只要你将联结扯断就可以,剩下的魔力我会支持到你们回来...

[FATE/士弓]搜寻者(4)

在看了其他大大的更新速率和更新数量和更新质量,我真的是有点愧疚了。自己这么吊儿郎当的真的是在害自己啊。

——

当我没说,竟然二度手贱,正文没保存,就保存了自我反省的一段话...瞬间打击我继续的信心....

(4)

卫宫士郎现在知道半吊子的坏处了。在他还在反应为何初次见面的少女要攻击过来,并且还要杀掉他的时候,Archer已经投影出黑白双刀迅速的将丝线构成的鸟给斩断。士郎自己也被旁边跑过来的远坂凛给拽到了一边。

“卫宫同学你怎么这么楞!”说罢,她迅速从口袋中掏出了两块宝石砸向了伊利亚,“她我来对付!Archer去帮助Saber!”

Archer看了远坂凛一眼,远坂凛在躲避伊利亚的攻击

[FATE/士弓]搜寻者(3)

本来信誓旦旦的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早点写完,然并卵,:-(

——

然后事隔五天我决定开始再次动笔....听说熊猫是因为懒才没有灭绝的哦_(:_」∠)_

3.

大概是还没有明白过来现在的状况吧,就算在晚上又被远坂凛警告了第二天最好也不要去学校之类的话,卫宫士郎仍旧在第二天清早拎起了书包去了学校。

不过他唯一庆幸的就是藤姐听信了远坂凛的话,将Archer当成了卫宫士郎的表哥。虽然卫宫士郎很不想承认,但是没办法。

间桐樱在第二天早上也没有来卫宫家,大概还在生病中,学校也应该没去。

卫宫士郎的伤口恢复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依旧很累,所以第二天的早饭是Archer做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做的真的...

15.7.8

15.7.8


我好久没过来废话了。嗯嗯

因为啊,那个啥,最近虽然不忙,却也不太平静的,内心。

我发现身边人有几个,总是太臆断了,找我,我去劝,又像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一样和我争执着。困苦啊,郁闷啊,悲愤啊。

什么心情都有,甚至想说,那你就不要来找我啊!之类的,但是,毕竟是我的朋友,我还是要淡定的和她讨论着。

然后就是有的人,总感觉世界欠她的,别人怎么对自己,自己就怎么对其他人。那样不就进入死循环了吗?!

然后我说你不要把世界想的那么不好啦!

但是她反驳我说,你怎么总把世界想的那么好!!

....

我根本就没有把世界看的有多好,但我也没把世界看的有多坏。

因为无论如何,这是我...

[FATE/士弓]搜寻者(2)

(2)

晨曦。

卫宫士郎在睡梦中放弃了挣扎,缓缓的沉入了水中。水是温暖的,流过他的脸颊,流过他的胸膛。让疼痛都被缝合,就那样沉入水中。

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迎接他的,是清晨略有些暗淡的微光。太阳还未完全升起,但星星已经全都落下了。

什么嘛,果然是梦嘛。卫宫士郎有些放松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猛的感受到了伤口撕裂的痛楚。

“痛!——”

“哼,小鬼就是小鬼,还是不打算接受事实所以开始自残了吗?”

抬眼看到的是一脸嘲讽的家伙,抱着臂,倚在墙上,腰上还缠绕着与自己相连的丝线,但是颜色却浅了许多。

“果然不是梦啊!”卫宫士郎有些无奈的捂住了脸,长叹了一下,最后抬起了头,眼中还带着泪花,“话...

「Fate/士弓」孤独与惩罚与罪(1)

※设定是卫宫士郎19岁。

※现在世界被严重毁坏,大片的沙漠代替了居住区,还有魔物的破坏,冬木区三年前被魔物攻占毁坏。那年卫宫士郎16。

※有fate zero的人物,但是年龄都有些改动。

※自娱自乐产物,所以文笔极差TAT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孤独与惩罚与罪

BY:虫子太叔

「第一章」

卫宫士郎当狱卒的第三个星期,监狱里来了一个新的犯人,因为过于残暴,所以像他们这般小狱卒是不会去押送他的。但是当犯人被派送到狱房时,士郎还是抵不住同年的狱卒的央求,陪他一起去看了那个犯人。

那是他这么多年,一直都印象时刻的一个会面。

那个犯人力气大的惊人,甚至于一般的狱卒根本没办法架住他,...

[FSN/士弓]搜寻者(1)

(1)无辜的路人

卫宫士郎,在十年前冬木的那场大火中幸存下来的普通人。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大概就是,他是个魔术师,括弧:半吊子。

一个没有脾气的老好人,这是他的同学评价他的。他似乎对这种称谓并不反驳,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

然后老好人卫宫士郎,因为同班同学间桐慎二的“请求”而被迫留下来值日,结果走出校门时天色都有些灰暗了。

“啊,又会被藤姐骂了。”卫宫士郎摸了摸头,一副困扰的样子,“不过这个时间了,大概藤姐她们也都回家了吧。”卫宫士郎背包搭在身上,正准备往家走,然后猛的一抹蓝色的身影从他面前闪过。然后就听到了一个令人熟悉的尖叫。

“樱!”

卫宫士郎猛的转身向声音方向跑去。

都这个时间...

这是啥(1)

我听歌的时候突然生发的脑洞。。。


『怎么了,你的脸上有着泪痕。』


『因为我太笨了,总是受伤。』


『伤痕是不会遮住你的微笑的,来,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虽然一直这么说着,但你却先离开了。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告诉我你的想法吧,哪怕一次。

因为我也想将你拥入怀中,让你不在勉强的笑着。

明明病痛那样伤害你,为什么总要帮我打起精神呢?

你啊,总是那么温柔,给了我全部。

可是,明天我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你进入火焰,羽化成灰。

你的微笑就会永远的消失吧。

最后的最后,你还是抛弃了我。

我会表现的很好,不在让你勉强的笑。

我会更温柔,坚强,闪着光般的让你幸福。

所以啊,你可不可以回来,再对我笑一笑。

一次...

有关思念的短笔

我还在不远的将来,等待一个叫你的存在。

路上留下的斑驳,终有一天会不见;为其驻足的留念,终有一天会消散。

想念你,我曾经那么想念你,那么那份感情为何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呢?  

说人喜欢留念,但也只是留念,在无聊的时候怀念。

不知当年有是谁因为谁在窗前驻足,又有谁因为谁气红了脸。

怀念,怀念,也就是这般的怀念。

我如今也把过去当成了不见,那么我又怎么去思念?

想念你,我曾经如此这般的,想念你。

我想思念一个人,虽然姓名早已被记忆抹去。

或者没有被抹去,也许是根本不存在罢了。

但是我还是想思念些什么,

它带着我的牵挂,在无垠的大海上飞翔。

碧绿的清水也荡漾...

15.5.16

15.5.16


大概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的把自己独立于自己的人自身的情感之外来看待事情吧,所以大家心中都充满着批判,怀着“只要你和我不一样,你就是个神经病”的想法看待这个世界。


就像“站在一群神经病里的正常人反倒是神经病一样。”,我不认为有谁可以真正将自己独立于世外。


最近最讨厌的一句话是:“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恰好爱的人是同性罢了。”,很多bl小说都会写出这句话,但是我一看到这句话我就真的会放弃掉。无论写的多好,cp观多合。我就是受不了这个观点。


就像很多人不支持同性恋的理由一样,都让我感到恶心。


再者说,为什么一个恋爱非要分个同性还是异性,爱什么不是爱,不就是个...

14.7.31

现实就是,一个人出事了,所有人震惊了,世界都乱了,看谁都不像是好人,高位全都是坏蛋,思维全都在捣蛋,好像是诈骗犯,然后又是因为什么真相是什么全都不管了,因为世界是坏的,然后把这个理由当成了幼稚的原因,好似你什么都了解似的,你是本人么?你又知道个屁!

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没有真相时,一千个人口中就有一千个人的对错。

耍了口舌之快,然后伤害了真相中的无辜者。

我一直是个头脑一热就会不分真伪大打出手的人,但是感觉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

也许是还没有开始工作,心智还没有想像般的成熟,说来还真是惭愧,我居然发表过那种,让人发笑的言论,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磨炼,磨练。

谁又知...

话说小时候曾经有一次晚上在外面看到了离我不远处有一块地方在发光,是骷髅的形状,当时足足犹豫了得有五分钟,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过去看一下,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后悔的事情,想去但是没有去的地方,想看但是没有看的景物,想告诉却没有说出口的话。事后想起来总是有着无尽的后悔和无奈 。

我是个喜欢犹豫不决的人,一遇到大事就会手忙脚乱,本来自己是可以做好的,但总是因为担心这担心那而不了了之。

为什么不去尝试呢?总会这样问自己。

可惜,真是可惜啊。

如果不去尝试,怎么知道自己成没成长呢?

希望不会在这样了。

14.7.30

© 木邓寇戴 | Powered by LOFTER